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> 艺海拾贝>> 正文

置酒庆岁丰醉倒妪与翁的艺术画

人民书画网  2018-02-22 10:56:30 阅读:
核心提示:

 

  除了悬灯,广场上还放花合。在城隍庙里而且燃起火判,火舌由判官的泥像的口、耳、鼻、眼中伸吐出来。公园里放起天灯,像巨星似的飞到天空。

  男男女女都出来踏月、看灯、看烟火;街上的人拥堵不动。在旧社会里,女性们容易不出门,她们可以在灯节里得到些安闲。

  小孩子们买各种花炮点着,即使不跑到街上去调皮,在家中照样能有声有光的玩耍。家中也有灯:走马灯——原始的电影——宫灯、各形各色的纸灯,还有纱灯,里边有小玲,到时分就叮叮的响。我们还有必要吃汤圆呀。这的确是夸姣高兴的日子。

  一眨眼,到了残灯末庙,学生该去上学,大人又去照常干事,新年在正月十九结束了。腊月和正月,在村庄社会里正是我们最闲在的时分,而猪牛羊等也正长成,所以我们要杀猪宰羊,报酬一年的辛苦。过了灯节,气候转暖,我们就又去忙着干活了。北京虽是城市,但是它也跟着村庄社会一齐新年,而且过得格外火热。

  在旧社会里,新年是与迷信分不开的。腊八粥,关东糖,岁除的饺子,都须先去供佛,然后人们再享用。岁除要接神;大年头二要祭财神,吃元宝汤(馄饨),而且有的人要到财神庙去借纸元宝,抢烧头股香。正月初八要给老人们顺星、祈寿。因此那时分最大的一笔浪费是买香腊纸马的钱。现在,我们都不迷信了,也就省下这笔开支,用到有用的当地去。特别值得提到的是现在的儿童只快活地新年,而不受那迷信的熏染,他们只需高兴,而没有惊骇——怕神怕鬼。或许,现在新年没有早年那么火热了,但是多么清醒健康呢。早年,人们新年是托神鬼的庇佑,现在是我们劳作终岁,我们也应当高兴地新年。

网站首页| 关于我们| 产品与服务| 支付中心| 法律声明| 商务洽谈| 意见反馈| 隐私保护| 招聘信息| 征稿启事| 联系我们
人民艺术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4-2024 art-people.com.cn/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9618号-3

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586号

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五道口东升园华清嘉园13号楼
服务咨询QQ:601346133 36351310 投稿邮箱:3932566@qq.com